专访聚焦
首页 > 人力资源专区首页 > 焦点人物 > 专访聚焦 > 不害怕挑战 不懈怠努力
不害怕挑战 不懈怠努力
 
2009年交大杰出校友 慧荣科技总经理苟嘉章学长
 

 交大友声杂志 第434期 (2009/6/1)

 出生于硅谷、重生于台湾的慧荣科技,以专业IC设计提供高效能、低耗电的解决方案,力图成为全球行动储存、多媒体消费性电子品及行动通讯产品控制芯片的领导厂商。慧荣在全球闪存控制芯片及行动电视射频IC市场居领导地位。1998年推出公司第一颗快闪记忆卡控制芯片,成为NAND型芯片的市场先驱,掌握多项关键技术的慧荣,十多年来在业界始终居领导地位,市占率全球第一。更于2005年6月在美国Nasdaq上市(代号:SIMO),是亚洲第一家赴美挂牌的IC设计公司。

2007年慧荣获《天下杂志》评为1000大制造业「营运绩效最佳50强」,在并购韩国FCI公司后,慧荣总部设于台湾,但大陆、美、日、韩等地皆有分公司,以东西方兼容并蓄的人本管理风格统合这些来自全球不同文化背景的优秀人才,背后功臣正是总经理苟嘉章学长。

控制工程系70级毕业的嘉章学长,获选为本年度的杰出校友之一,近年来热心与在校学弟妹互动的他,也和友声一起分享他的经营哲学以及对于年轻学子的建议。

 ♦「棺材板」孕育手脑并重的大学乐生活

当时的宿舍床组因为架高离地,床四边又有护栏,往往上面的人一躺下去,在下面的人就看不见他了,总被大家昵称是「棺材板」,说起大学生活,嘉章学长立刻想起这个趣称。

除了念书,全班也热爱运动,不仅拿到新生杯篮球冠军,更在大一时就打败各系各级学长拿到全校第二名;当时礼拜五都不排课,大一大二时总南征北讨到各大学去活动,「球赛、郊游、舞会…很多采多姿,甚至来我台北家里办过舞会,我觉得我们很幸运,在交大求学的时光里经历了许多非常有趣的生活。」
 
嘉章学长还记得,当时有篮球与乒乓球的师生对抗赛,在某次冠亚军赛里,担任拉拉队的他在场边大声吶喊着恶补来的台语「乎伊系!」,「结果正在场上比赛的郭南宏校长突然吓到,转过来对我说,『同学,你可以温柔一点吗?』」这件糗事如今想起来都还令他有点不好意思呢。
 
当时交大有个传统,学期末会把全校每位学生的成绩单公布在校门口,总是名列前茅的他,认为自己能挺进全校前三名,可能是因为有着自动自发的习惯。他对许多课程与老师都印象深刻,像是系主任李祖添老师,以及当时许多从中山研究院过来的学者,像是韩光渭老师就教导学生许多关于飞弹与直升机的知识;并且也将甫崛起的微处理机带入交大,「我们那届应该是最早接触到Intel微处理机的实验室,也设置了相当数量的8086、8088微处理机」,嘉章学长赞同道,「交大给予学生的一项重要教育就是实作与理论并行,这种亲自动手作实验的风气是当时台湾其它学校所没有的。」

 ♦ 硅谷创业  不巧错失上市机会

嘉章学长表示,赴美待了十多年后会开始创业,并不是一开始的初衷。攻读完加州大学电机与计算机工程硕士后,他于1988至1995年间服务于硅谷的威腾电子公司(Western Digital Corp.),担任多媒体产品副总兼总设计师,领导可携式及桌上型计算机影像绘图控制IC部门所设计出的Rocketchip,在1990-1993年间占有笔记型计算机90%的超高占有率。
 
表现优异,升迁快速,他不讳言当时的收入在同龄同学里应该是数一数二高的。但后来适逢公司决定把整个部门卖给菲利浦,而他自己也渐渐对美式组织文化感到厌倦,「我已经做到副总裁,再来可能就上不去了,美国人的公司不太可能让你成为CEO,而且权力斗争现象也多。自己渐渐开始思考,我以后的目标是什么?」

刚好有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想为硅谷带进点不同文化风格的企业,因此,时年三十六岁的他,婉拒菲利浦的邀请,花了一年准备,决定投入创业之路,于1995年底在硅谷创立SMI(Silicon Motion Inc.)公司。
 
如今回想98年.com热潮时,他苦笑着说,原本自己超级后悔当时没把公司取名.com,「当时甚至有一堆stamp.com、animal.com之类跟科技业毫不相关的公司,只要有.com之名,很轻易就可以上市。」到了2000年终于有上市机会的他们,却因为还想做些微调,反而错过IPO窗口,这一错过,又立即遇上网络泡沫化来袭,来年又有911事件崩毁美国市场。接二连三来的不巧,使得资金来源开始短绌。
 
「于是有投资人问我,有没有兴趣考虑回台湾?」
 
在硅谷威腾公司时,由于公务需求,他几乎每季都会到亚洲的台日韩等地出差。虽然是台湾人,也常常回台,但事实上他对台湾市场并不了解。但也由于SMI除了有华尔街与硅谷的创投投资,也有着近二十多家台湾创投与大型 IT公司投资,如汉友、Acer、联强、仁宝、华宇、大众等,于是他进而开始搜集来自香港摩根史坦利跟高盛公司对于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分析报告。
 
「我发现台湾的半导体产业链跟股票市场都可以sustainable,于是就选择了一家未上市公司进行合并,让台湾这边成为surviving company,而准备将来在台湾上市。」但由于在此之前没有美国未上市公司与台湾未上市公司合并的前例,因此许多法律规章都不完备,经过许多复杂的法律程序之后,合并而重生的慧荣科技(英文名称仍沿用Silicon Motion Inc.)终于在2002年诞生。
 
「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他苦笑。

 ♦ 台湾生根  发展利基成IC龙头 
 
当时SMI本身体质就不够健康,而愿意屈就被合并的另一方公司,幕后更隐藏着台前看不见问题。合并后第一天,原先的财务长、营销长、研发长,立刻辞职求去,一脚踏进混水的他没有退路,扛下价值高达三亿台币的存货,立即负债。2002年过完,慧荣赔了四亿;2003年,全公司只剩在台湾的五十个人,苦撑经营。
 
所幸在一年内很快开始损益平衡,渐入佳境,历经风风雨雨,2004年跳过在台上市机会,2005年6月终于在美国Nasdaq上市,不仅是台湾、同时也是亚洲第一家赴美挂牌的IC设计公司。
 
「当时很辛苦,但现在回头看反而觉得这个经验蛮好的。从谷底爬起来以后,再也不希望公司又陷入那种没钱的困境,会更懂得珍惜现在的机会。」嘉章学长语带笑意欣慰地说着。
 
原先决定将总部移回台湾,是希望能有亚洲的低营运成本,同时又兼具美国公司的毛利,一下一上间好拉高获利率。但目前他认为半导体IC设计界正在历经一个巨大的改变,以低价为主的亚洲IC设计公司,过去能营运得较顺利是因为价格低廉而有生意可做;但亚洲公司有创新能力的较少,对于多久就必须产生获利的容忍期限也较国外短,「国外大型公司会有较长远的计划,提供机会与环境让你去研发创新,不会只看短期获利。」

因此一旦大环境萎缩,亚洲公司由于彼此产品差异不大,竞争力不突出时自然容易受创,他强调,小型公司一定要有自己胜出的地方,找出独特利基才能生存。


 ♦ 中西融贯 人本与制度共融双赢

慧荣的员工来自世界各地,有将近一半的人员更是不在台湾,以人本为主轴的管理方式,并重视沟通与信息的传递,使得慧荣不受地域时空限制,为员工打造出一个能够相互成长、相互激励的工作文化。嘉章学长认为,一个好的CEO,要能随着公司型态与发展阶段的不同而调整行事风格才行:公司草创时要巨细靡遗,才能呵护初生之苗安稳茁壮;等到规模渐增,就必须懂得分层授权,培养下属得以独当一面,大家都有成长与发挥的空间。

慧荣的企业风格中西兼具,不是美国公司,却也不是台湾公司,而是有着自己的风格,一方面重视西方的P&L观念(Profit and Loss),但同时也讲求东方的人情味。但他坚持公司必须要有健全的制度与政策,才不会因人而异而出现标准不一的情况,「尤其对于慧荣这样的国际化公司,七百个员工都要用同一套公平公正的制度,标准一致,别人才会信服你。」

他表示,慧荣的文化其实很简单,允许弹性,也希望员工不要加班,「但员工一定要有discipline,要自重、有责任心。」比起super star,慧荣更想要的是team player,不同文化与背景的人相互融合,彼此吸收优点,反而更能激发出不同的爆发力与创意火花 
 
 
年轻学子持续努力 必有收获

在校园演讲活动里,嘉章学长向学弟妹们表示,社会型态的转变固然使得年轻人和以前大为不同,不过,在金字塔顶端的优秀学生其实还在,但却不像以前的学生那么投入钻研。

「我觉得道理是几十年来都没有变的,就是你们在毕业的那一剎那,成绩可能有好有坏,但你所受的教育给你的爆发能力其实是差不多的。但过了五年、十年以后,你会发现每个人达到的成就差距越来越大,这是由于你所选择的公司、你个人的努力、还有你的老板是什么样的人等因素所带来的影响。」
 
他认为第一份工作要慎选公司与老板,如果他不传授真正的专业给你,你没有成长的机会,到头来只是一直在原地踏步做差不多的东西;也因此,慧荣也自我落实对于新人的「Mentor One by One」活动,让资深员工提供生活协助与专业知识传授,提携新人快速成长。

他进一步强调「目标」的重要,刚开始工作的前五年是为自己打基础功夫的最佳时机,不管做什么,都应该把事情学得扎实,将来一定受用无穷,学到东西能展现出来的人,将来会脱颖而出;懒惰没有目标、过一天算一天的人,就只能作一个小工程师或业务员。
 
不管创不创业,他鼓励大家一定要在年轻有冲劲时把握时间,「将来你会得到回报的,sooner or later。刚开始就业的时候大家都爱比来比去,你薪水比较高,他股票比较多,也许你会觉得很不公平,自己明明能力没有比较差。但不要因此灰心,把时间轴拉长到十年十五年,有付出心力的你一定会得到回报,你总会找到一家比较好的公司、有比较好的工作在等你,不要丧气,继续努力!」他鼓励道。
 

 ♦ 台湾DRAM产业的新挑战---寻找新创意 发展新模式

嘉章学长也在演讲中表示, 他担心全球景气衰退会摧毁金融系统,「不要相信电视名嘴说什么再一阵子就没事了的论调,金融系统可能会在今年探底,但经济问题要攀升回到2007年的荣景,恐怕还需要三至五年以上。」
 
演讲前不久才刚从日本出差回来,他发现目前东京不仅街上人潮明显减少,原本是名店精品街的地方,都改卖只有日币一两千元的低价产品,显见消费力降低对于消费型态的明显影响。在纽约与波士顿,他也同样发现许多餐厅都关门大吉了,「你们可能没办法想象,有多少以前都是高薪阶层的人现在流浪街头。美国目前许多大学生开始更换major,想要寻找更好的出路。」他问,那什么行业会是下一波的热门行业?「是会计师,」他幽默地自问自答,「因为不管公司赚钱还是要倒闭清算,都需要会计师来算,所以不会没有工作。」
 
目前台湾DRAM产业面临碰到该不该救的两难局面,他认为台湾最大的问题,在于欠缺有远见的长期计划;另一方面,他指出,台湾太多RD人才只做D(Development)、没做R(Research),亦即没有创新研究,终将导致产品失去特色竞争力。
  
他殷殷提醒在座学弟妹们,可能会面临求职困难的情况、甚至必须跟许多有经验的前辈竞争同一份工作,「我不是说你就该忧虑,而是心态上必须要调整,ready for the change!」 因此,他鼓励学生试着运用不同的逻辑和不同的观察角度,找寻独到切入点,以新思维跳脱窠臼。
 
他认为台湾在IC设计上的确有其优势,但光靠低成本高质量的作法并不能带来永续竞争力,过去二十年来在IC产业培养出来的人才,政府与学校应思考该如何重新将这些资源配置,结合软硬件进行系统整合,以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与产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