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聚焦
首页 > 人力资源专区首页 > 焦点人物 > 专访聚焦 > 购并FCI 慧荣产品线绩效可期
购并FCI 慧荣产品线绩效可期
 
 

电子时报 (2007/10/8)

 

前言:研发Flash控制器起家的慧荣科技(Silicon Motion),在价格不断滑落的挑战下,以技术能力及服务支持,不断累积与国际大厂合作的成功案例。透过自己研发、也透过国际购并,慧荣准备以平台式解决方案(Platform Solution)的策略,加快成长脚步。

 

在全球SD/MMC及随身碟控制芯片市场居领导地位的慧荣科技,公司总部设于新竹台元科技园区,目前在台湾、美国及大陆皆有研发团队,销售据点遍布全球。该公司于今年4月底正式购并韩国FCI公司后,产品线增为三大领域,预期将对慧荣营运带来正面贡献。

 

慧荣研发的NAND型Flash控制器,从快闪记忆卡的角度来看,是最核心的技术,但若从成本结构来看,却是微不足道。慧荣的顾客层,涵盖各领域的系统大厂,包括手机、计算机、数字相机及网络大厂等。很多人不认识慧荣,因为Flash卡上面,都是慧荣顾客的名字,提供最核心控制IC的慧荣,反而隐身幕后。

 

« 行动储存 持续成长 » 

 

行动储存是慧荣的第一大产品线,占2006年公司总营收的87%。该公司第二产品线为多媒体单芯片,占去年营收比重12%。

 

行动储存产品线的业绩持续成长。2007年第二季,慧荣科技的闪存控制芯片出货量为7,310万颗,较去年同期成长152%,与上季相比成长14%。

 

« 购并韩国FCI » 

 

谈及购并韩国FCI的原因,慧荣科技总经理苟嘉章表示,行动储存的市场快速成长,让慧荣更坚信,未来强调省电、并采用Flash作为储存媒体应用的可携式数字媒体,需求将很可观。购并FCI之后,慧荣也正式确立了第三大产品线:行动通讯。

 

他强调,从多媒体来看,不管是影像或音讯,未来都会走上无线应用。无论是数字广播或是行动电视,将讯号接进手机的,所透过的调节器是一样的,都是同一个射频技术,这正是慧荣购并韩国行动电视调节器大厂FCI的主因。

 

苟嘉章指出,放眼电子产业,除了需具备实时上市(Time to market)与成本的竞争力外,各国际大厂,包括Broadcom、ATI、Qualcomm及TI等,都在快速往平台方案走。

 

慧荣定位自己提供客户行动储存及行动数字媒体完整的服务,苟嘉章强调,将来想真正成为市场领导者,一定要能够提供一个平台的解决方案,而这牵涉很广的技术背景,因此慧荣决定不管透过自己研发,或者购并其它企业,一定要快速往 total solution迈进。

 

苟嘉章说,传统台湾公司,因文化或经营理念上的差异,几乎很难跟韩国公司合作。2007年4月底购并韩国FCI后,绩效已在第三季开始显现。

 

2006年,FCI的营收在1500-1600万(15M-16M)美元左右,展望2007年,包括行动式电视tuner、CDMA前端组件及电子收费(ETC)RF模块等三大产品线的市场看好,预期业绩将有机会倍增。

 

« 第二季好消息» 

 

慧荣公布今年第二季营收的同时,同时也宣布好几项产品线的好消息。首先是SSD控制芯片拿下华硕与三星订单,分别内嵌应用于华硕的新款笔记型计算机及三星最新款的数字摄影机内。华硕新款笔记型计算机Eee PC采用Intel处理器、售价仅199美元,推出后大受瞩目。

 

此外,随身碟控制芯片方面获三星新订单,卡片阅读机控制芯片囊括Lexar及金士顿三大品牌,MP3则包括了Mattel、Thomson与Coby的多款新品。而4月底正式购并韩国FCI后,慧荣的S-DMB行动电视调节器也打入三星三款最新手机。

 

国际投资法人曾质疑MP3市场竞争激烈,不像是一宗好生意。苟嘉章解释,慧荣可以差异化的地方,就在NAND型Flash的认证与处理技术,比传统做MP3的要来得好,尤其进入50奈米以下,要面对的技术挑战更多,慧荣技术团队更以拥有极佳错误纠正能力,进一步获得国际大厂信赖,因此争取到Philips、SGS-Thomson、Coby、Mattel等客户订单。

 

« 全球布局、在地营运» 

 

慧荣的研发团队,分散在好几个据点。除了台湾之外,在美国及大陆,也都有研发团队,提供技术开发及服务支持。苟嘉章说,「我们不是一开始就想把研发团队到处摆。事实是,台湾要找到大量、非常好的研发人才,难度很高。」

 

他笑说,也许2008年台湾特有的员工分红制度改变以后,慧荣找人会容易一些。苟嘉章坦言,慧荣在新竹征才的速度很缓慢,真的很好的人才、慧荣很想要的,却不一定愿意加入。相较之下,慧荣在台北新店的据点,征才反而比较容易。至于大陆,苟嘉章认为慧荣的人才招募非常成功。

 

慧荣在上海的研发团队,悉数来自六所名校,而且都是相关科系的研究生。包括清华、西安交大、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及上海交大等。在大陆征才,慧荣定位自己是一家在NASDAQ上市的国际化公司,不受台湾政治因素干扰,对于吸引人才,反而比较有号召力。

 

慧荣于大陆的三个据点:北京以FCI产品为主力的研发、FAE与营销团队。上海则几乎都是软件研发人员,FAE与营销人员仅有5位。深圳则有完整的研发、营销、PM、FAE及会计,有如一家独立运作的公司。苟嘉章强调,唯有把深圳据点,当成一家当地公司来运作,才有机会与别人竞争,因为把当地的所有问题回到台湾来解决,绝对来不及。

 

目前慧荣全球员工超过500人。台湾总部分别有台北及新竹两个据点,员工人数300多名。美国硅谷设有研发及营销团队,员工30多位。大陆的据点设于北京、上海及深圳,员工近140人。韩国原有营销据点,加上FCI的加入,目前员工有将近80人。此外,日本还有4名营销人员。

 

« 成功关键:技术支持»

 

对于慧荣的核心竞争力,苟嘉章说,技术是第一步,包括在NAND型Flash的专业知识、整个设计方法以及创新,都是基础。但是,慧荣所处的产业,机动性非常高,对客户而言最重要的是:服务及技术支持。

 

苟嘉章举例说,顾客突然说他在印度的产品有问题?或是Flash记忆卡在芝加哥有问题?Nokia某一款手机,记忆卡突然不兼容?这些来自客户端的问题,慧荣都要有能力快速找出症结所在。对于小型记忆卡而言,最怕的就是封装后才发现问题。对此慧荣已经发展有内建软件,可以协助解决问题。

 

所以,技术支持方面的工作,要远比只是销售控制IC来得更具挑战。苟嘉章说,慧荣提供的服务,几乎从系统设计、制造,一直到售后服务,全包了!苟嘉章说,「在做生意之前,得要做足技术支持及服务」。相对地,如果你搞砸一次,客户会永远对你大门深锁。

 

全球目前有5千多种产品,采用SD记忆卡,而我们的控制IC做的记忆卡,都能与之兼容。目前慧荣实验室中放了1500台各款手机及数位相机,为确保兼容性投资甚巨。此外,慧荣也与NSTL在内的实验室合作。苟嘉章认为,兼容性是慧荣产品具备的最大优势。

 

« 创立慧荣 敲开SDA大门»

 

1996年,苟嘉章于硅谷成立Silicon Motion,他的创业伙伴是在Western Digital 的几位老同事。原本公司定位还是延续Mobile Graphic主轴,也曾经为全球第三大mobile graphics IC design house,后来因为Intel宣布将把北桥与Graphic整合在一起,此举使得没有芯片组的Silicon Motion,顿失市场商机。

 

苟嘉章略带失望地说,2000年NVIDIA在美国上市了,而Silicon Motion却错失时机。2002年8月,由于股东的介绍,苟嘉章于台湾找到慧亚进行购并,合并新公司取名慧荣,希望有机会在台湾上市,但慧亚人员离职到仅剩50人,加上库存问题严重,因此购并的动作并没有给慧荣带来预期中的加乘效益。

 

2002年,SD卡协会(SDA)还不是很开放的协会,苟嘉章说,慧荣当时除了是第一家进驻的台湾公司,也积极跟Toshiba、Panasonic及Sandisk说明开放的好处。慢慢地,SDA才终于决定开放。苟嘉章笑说,台湾90%以上做快闪记忆卡的公司,都是当时由慧荣引进SDA协会,及申请通过SDA制造小型记忆卡的权证。

 

2005年6月30日,慧荣于NASDAQ上市,目前全球投资法人家数超过60家,其中包括40几家华尔街的投资人,最大单一投资法人为富达(Fidelity)。最新数据显示,慧荣约有75%股权属于华尔街的投资人。

 

« 量增价跌 保持获利»

 

慧荣有一颗SD控制器,从2005年底上市至今,不到两年的时间,出货已超过3亿(300M)颗,算是金牛型的产品。虽然销量很大,但苟嘉章表示,慧荣坚持不卖Flash、只卖控制IC,就是不能与客户竞争,当然也得面临控制芯片价格快速滑落的挑战。

 

不过他也自豪表示,2003年,控制IC卖价快3美元,如今掉到40-50美分,慧荣却仍能维持50%毛利。面对市场价格快速滑落,苟嘉章的因应之道是,「唯有成为最的应用,加速新产品的开发,其三是扩大客户群。大的厂家,才有经济规模」。而要具备经济规模,苟嘉章认为作法有三:一是紧随着市场成长,并扩大市场占有率,其二是参与实践新规格,加速新产品开发,其三是扩大客户群与策略伙伴。

 

对于今年看好的产品,苟嘉章说,今年记忆卡会持续成长的主力在手机。手机插卡的插槽,会由去年的20%,成长到今年的30%,所以会带动Micro SD卡及SD控制器需求成长。此外90%的大陆制新手机都有插槽,而且用Micro SD卡,更增添市场需求。

 

« 价格下滑 新应用诞生!!»

 

价格下滑其实对市场也不全然是坏事。除了吸引更多销售量外,另一个好处是,新的应用也纷纷诞生。

 

苟嘉章说,当NAND型Flash价钱每掉到一个重要阶段,就会看见新的应用出来。例如i-phone,i-pod video,都是因为Flash的价格滑落后的产物。此外,过去计算机的储存,都是嵌入式硬盘,如今也开始走向采用NAND型Flash内存,以SSD作为计算机的储存装置。苟嘉章强调,当价格再往下掉,本来是利基型的PC才用的,将来会连主流型的NB都用NAND型Flash当成主要内存。

 

« 成长新动能:嵌入式市场»

 

苟嘉章看Flash控制IC市场发展,他认为从2008下半年到2010年,最大的成长动力来自嵌入式市场。

 

嵌入式的两大市场,一是手机,另一是消费性电子产品,而慧荣参与了很多新的设计。除了已经宣布的华硕新款笔记型计算机及三星的数字录像机外,苟嘉章说,慧荣还会在第三、四季,陆续宣布与国际大厂合作的新设计。他也预告,11月应该可以看到慧荣与一流手机大厂的合作。

 

除「嵌入式市场」外,另一个成长原动力,苟嘉章看好的是Solid State Drive。苟嘉章表示,慧荣的CF卡控制器全球销售量,每个月出货平均100万颗左右。虽然包括三星、Toshiba,以及台湾厂商都想参与Solid State Drive此一重要战役,但苟嘉章认为慧荣在CF卡控制器累积的成功经验,会有很好的相对竞争优势。

 

苟嘉章对于华硕推出的低价计算机非常看好。与华硕的合作,将Solid State Drive取代传统硬盘,也展现慧荣全球支持体系,以及获得Intel及华硕认证的技术能力。他说,如果华硕低价计算机量产顺利,而且还能获利的话,那真的是整个NB产业的大革命。

 

« Platform Solution策略»

 

展望未来,苟嘉章准备率领慧荣,以推出完整的平台式解决方案为目标,整合可携式储存、数字多媒体及无线通讯三大产品线,成为一家快速成长的产业领导厂商。